氣質

發現我的氣質一點都不符合科學家。老闆總是抱怨我的語言不夠“科學標準”,“個人色彩”太濃(他說的好聽點)。然後有時候他重寫來我覺得是在太過直白。這一點上兩者無法互相欣賞。

事情總是越想越複雜越想越複雜越想越複雜越想越複雜越想越複雜越想越複雜越想越複雜越想越複雜然後就崩潰了。決定不想了。

畢業論文

算是寫完了。從正式開始(記得是在波特蘭搞文件格式),整整五個禮拜,當中穿插了兩個不同方向的面試。把這件事當新聞對大家說的結果是,大家比我都激動。尤其是男室友他爹,建議說應當慶祝一下。可我心裡暫時只想著把幻燈片做完,毫無懈怠。也許某個週末飛去拜訪羅德島或者佛羅里達吧。誰知道呢。下周先去休斯頓再說。

變化

關於愛或者婚姻的問題,現在給的答案和以前很不相同了。首先是把twj嚇到,經她提醒把自己也嚇到了。變化真是有趣啊。

Killing softly with Mozart and Mahler

最近在腦海里徘徊的兩段溫柔得可以殺人的旋律:莫扎特282的第一樂章(Adagio)和馬勒五的第四樂章(Adagietto,sehr langsam)。對於第一個,Wikipedia也沒有什麽說的;第二個則是馬勒單獨最著名的片段。當然最好的效果發生在你毫無防備的時候,一旦你有所預期,殺傷力便大幅度地下降。在某些Ribato和Crescendo的時刻,有沒有感覺到心裡最柔軟的部位呢?

No strings attached

每次面完試都神清氣爽的。現在說來也不新鮮了,也都知道有些什麽問題。每次都把不熟地變得稍微更熟一些,如此而已。JPMorgan是隔了半年才給的面試通知,天知道未來會突然點什麽。承認也好不承認也好,不可預測才具有吸引力,雖然少了安全感。正是如此人才應該在眼前更不遺餘力地尋求快樂。某些無法在未來兌現的快樂。No strings attached. 我愛我的生活。

研究生涯

春假。雖然學期和我沒啥關係,可放假還是很有關係,要遵守,要利用,要享受。隨便地問一下周圍,貌似是沒有人和我一樣在小地方憋得慌,也沒有人有方便的日程。想了想,有些事情還是一個人做起來省力。不需要迎合別人的想法來做決定。不是陽光多麼的明媚,也不是波特蘭和周圍有多麼吸引人。對這個週末我并沒有特別期待的。不過想著一個人在城市裡晃悠,還是極其符合我一向的派頭吧。

最後一篇文章也即將在今天某個時候被老闆投掉。表示研究生涯徹底結束了,剩下的事情就像理理紙箱一樣瑣碎。寫論文翻看量子計算的歷史,覺得還是個十分振奮人心的領域。不少聰明人忙得不亦樂乎:在多一個光子或者原子的體系里實現糾纏態便是一篇自然或者科學雜誌的文章;爭論啊核磁共振的體系演示的到底是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量子計算(相對於經典計算而言);光子實驗要後期選擇下不然不算數啊,等等等等。在老土吧,缺乏創新吧,也有一點。這些年的發展方向更多卻缺乏革命性。在14個原子上實現糾纏態又能算啥呢?本來個體越多實現起來就越簡單, 而且你把子空間縮這麼小,證明起來當然容易。我也會……

不講了哦,今天晚上有Sarah Chang的小提琴。韓國曾經的小神童,音樂世家,nnd。是很久沒聽到她的消息了。

[FAV] 我有我愛你 | 陳奕迅

爵士風格太棒了(鏈接

能被你踩到脚底也不用跌低   谁奢望你懂得单恋这种造诣
未爱我是你不济   我寂寞仍旧高贵   但你竟将这极品放低
原谅你不够爱心品味次等   还福薄到接收不到我做陪衬
没法容纳这奖品浪费我这个人
难做爱侣我亦同情你不幸   如何还能安枕

我有我去爱你为何你要避   其实你损失不菲今天就来告诉你
曾预了天空花园给我们在游戏   还预了伸出手板好等你来出出气
我有我去爱你为何你要避   其实你损失不菲怎么会没人劝慰你
被爱是福气未估到手信烦到你   莫非你古怪脾气渴望说对不起
单身女人都妒忌   (男人也觉好好奇   难为你错失良机)

回绝我一片好心多谢你狠   明知任你试身居然拒绝行近
没有蹂躏我芳心   浪费刺激见闻
难做爱侣我极同情你不幸   如何还能安枕